房产信息网

Real estate information
首页 >> 房产数据

以房择校最后限期北京学区房最多能再蹦跶半

来源: 2018年07月24日

以房择校最后限期,北京学区房最多能再蹦跶半年?(附最新重点学校入学要求)

靠买学区房择校,将越来越难。

王萍正在疯狂地寻找学区房,驱动她的是上个月刚出的学区房新政:自2019年1月1日起,在海淀区新登记并取得房屋不动产权证书的住房用于申请入学的,将不再对应一所学校,而是实施“多校划片”。这条政策让王萍的购房计划足足提前了2年。

4月以来,北京各区陆续发布入学政策,城六区通过“多校划片”“房产登记时间”“六年一学位”“平房不拆分”等多项措施,严控以房择校。这其中,最狠的是东城区,直接将多校划片的启动时间定在6月30号之后取得房本的家庭。

近期“东西海”幼升小入学新政

相比之下,海淀还给了王萍半年喘息时间。她也明白这一系列政策是为了给学区房降温,初衷是好的。但眼下,她不得不跟政策赛跑。

因为她相信,学区房热或许最终会被遏制,但她儿子是赶不上了,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北京,她选的不是学区房,更是儿子将来的格局。

“我现在每天刷站,只要一有合适的房,立马请假就去看。平时买件衣服还要求人包邮省10块钱,12万一平的房子倒像是1块2块一样张口就来”。旁人不知道,王萍现在手头连100万都拿不出来,不够的部分是靠老人接济的。

“我老公一提买房的事情就生气,说我打肿脸充胖子,普通老百姓非要去和精英挤在一块。但我就是要买,不然我对不起孩子。”

实验二小、史家小学、人大附小、中关村一小……“东西海”汇集了北京最好的学校,拥有学区房不一定能被划入,但没有学区房则一点机会都没有。换句话说,愿意花高价购学区房者,主要原因还是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。

曾经有位家长,用一年时间去调研西城区所有的小学。他用的是最笨的方法,放学时间到小学门口去堵家长,问他们学校怎么样,升学如何,老师负责吗,食堂怎么样?

王萍却没有那么多时间了,她身边还没领证的90后同事已经在谈论学区房。她也见过那些怀揣着几百万,以为能全款买个学区房,结果还不够首付的家长。在北京,历史经验反复验证着,“越晚越吃亏”,越来越多的家长被裹挟了进来。

“只要有房子,一切都可商议”。他们可能是世上最豪气的父母,却是最穷的人。 图/视觉中国

“有亲戚比我更急,他们在东城买房,现在必须在一个月内拿到房本,几率太渺茫了。不过我也挺羡慕他们,也许将来电脑派位,能赶上个好学校呢?”王萍的压力一点不比他们少,因为仅一个月内,她看中的几套学区房先后涨价,其中一位房主原本还能议价,新政一出,直接摆出爱买不买的态度,“最后半年时间,都想赶末班车,反而推高了学区房的房价,也许得等政策执行之后,这里的房价才能下来点。”

但王萍认为的“降价”,也真的只是降一点而已。她坚信学区房谈降温还为时尚早,最关键的依然是教育资源的不公平。在东西城,哪怕是最不起眼的小学,放在丰台昌平,那也算好学校了。所以将来实施“多校划片”,对于挤进东西城的家长来说,也比他们的现状更乐观。

“我们小区对口的学校我去看过,放学了好多孩子不回家,直奔小卖部吃垃圾食品,还说脏话。我当时就想,我儿子怎么能和这些人一起学习?”

王萍的想法或许有点极端,也有亲戚劝她随遇而安,“山区孩子不也有考上清华的吗?”王萍每每听到这样的话都只是笑而不语,她实在不想用儿子的前途来赌。“对我说这些话的人多半还没孩子,真有孩子的人会明白我的焦虑。”

有一次王萍和朋友聚会,对方的孩子即将入学,小小年纪能说会道,思路清晰,甚至有很多才艺。王萍从朋友那得知,他们在孩子3岁起就已经在准备幼升小面试了。他们虽然已经买到学区房,“一只脚进了实验二小”,对于孩子的教育依然不敢放松

以房择校最后限期北京学区房最多能再蹦跶半

,学区房也好、名校也好,都只是个开始。

“你们家那平房住的习惯吗?五六百万买了个危房连厕所都没有。”

“小孩能上学,我住帐篷都愿意。”

“等上了学你们就能放心了。”

“哪能啊,掏空家当供他读书,占着这么好的资源,更该努力学习了。”

北京学区房快凉了吗?家长是不会信的。

附:2018年“东西海”部分学校入学要求:

随机文章